“中国足球比黑社会还黑”

重拳出击,公安部门掀起反赌风暴,反赌打黑缘何引发民众高度关注?北京时间11月5日晚,央视经济频道《今日观察》节目将目光投向了正在轰轰烈烈进行的中国足坛抓赌反黑风暴。主持人王小丫与各位嘉宾就中国足坛之怪现状以及假赌黑能否在中国足坛被根除进行了激烈的讨论。

主持人:今天我们要关注的是公安部正在进行的打击赌球行动。由公安部督办,辽宁省公安厅承办的中国足坛抓赌第一大案已经进入了实质性的收网阶段,多名中国足坛的圈内人士正在接受调查。这让关注中国足球的人似乎看到了一丝希望,赌球这个多年来寄生在中国足坛的最大毒瘤能否由此被彻底拔除?中国足坛的赌球之风究竟有多盛?背后的利益链条有多庞大?那么司法的介入能否还中国足球一个光明的未来?今天我们将就此展开评论。

《辽宁日报》披露,从10月16日开始,辽宁警方从广药俱乐部带走了四名中国人员协助调查,其中包括前广东雄鹰俱乐部总经理钟国健,以及曾在2006年出任广药俱乐部代理总经理兼领队的广州足协官员杨旭。

风暴远没到结束的时候,前广药俱乐部财务总监、前广药俱乐部副总经理吴晓东也被警方带走,目前另有20多人在协助调查,这是抓赌风暴首次触及中国足坛现役人士。

昨天下午,记者致电辽宁省公安厅治安总队得知,此事已交由辽宁省治安行动队独立负责调查,目前正在某消防基地封闭办案,还不便透露案情,等案情明朗后,会召开新闻发布会,向社会公众公开调查结果。

本次反赌风暴会以何种形式,何种结果画上句号?相信短期内不会有答案,重拳出击能否给中国足球带来新气象,民众在拭目以待。

主持人:这可以称得上是中国足坛抓赌的第一大案,但是目前公安部门没有特别多的公开的消息披露,那么根据你们对目前的这些信息的掌握或者是分析,第一是这个被调查的都是谁?主要针对的是什么?

刘戈(《今日观察》评论员):我们试图来分析一下,我们看在被调查的这里面有两个关键人物,一个就是广州广药的俱乐部的领队,还有一个是副总经理,这两个人他们只在2006年那一个赛季,在俱乐部任职,那一年是广药入主了广州队,他们试图冲击中超,当时他们是中甲的球队,那么立下了这样一个军令状,在最后几场比赛的时候,有一场非常蹊跷的比赛,就是说他们当时以5∶1战胜了山西路虎队,当时这场比赛就被大家广泛地质疑,很多球迷在现场就高喊“假球”、“假球”,那么山西路虎队的负责人是谁呢?它的总经理是一个叫王珀的人,这个王珀后来在山西混不下去了,又带着球队来到了呼和浩特,那么在第二年的联赛当中的话,球队队员的全体罢赛,他们而且留下了一个请愿书,说我们不愿意丢掉自己的良心,为这样的一种假球来进行比赛,那么这个王珀所以可能和这两个人就会有疑点。另外还有一个人,是一个浙江的商人,他这几年一直在控告这个王珀,说王珀欠了他80多万块钱一直不还,然后他说他有充分的证据证明这个王珀这些年来,在中国的足坛一直在卖球,就是说他在用他带的那个俱乐部他在卖球,所以他可能就把那场球赛卖给了现在我们所说的广州广药队。

主持人:老向,根据你目前对这个事件的了解,有没有更多的细节,特别的细节可以告诉大家?

向松祚(《今日观察》评论员):其实中国足球界的打假、打赌已经不是第一次,但是前几次看起来似乎都是雷声大雨点小,只见楼梯响,未见人被抓,这次是完全不同的,这一次我们看到是,公安部牵头,跨省的抓捕,司法的直接介入,公安部直接领导,由辽宁公安部门直接承办这件事情,而且这件事情据说已经准备了一年多时间,前几次的打假、打赌,打这个赌球为什么很少有成功,就是说因为没有掌握核心的证据,这一次公安部门经过了很周密的准备,据报道,已经掌握了非常确凿的证据,所以我们看到这一次广大的球迷和广大的全国人民都有一个信心,这一次是要动真格的。

主持人:我们看到这十几年以来,假球、赌球、黑哨这样的事件是层出不穷,但是多数往往都是不了了之了,随着一阵这个新闻媒体的关注之后,也就过了,没有一个实质性的处罚和结论,那现在我们也看到,中国足球很多人都用一个字来形容就是“黑”,两位你们认为中国足坛到底有多“黑”?

刘戈:其实中国足球也不是一天变成这么黑的,以前是红的,很红。这个分水岭是从什么时候产生的呢?从1999年,当时由于这样赛制的设置问题,最后在1999年的联赛的时候,就产生了在最后一轮比赛的时候,可能有7支队伍都有降级的可能,很多队伍就在里面开始做开手脚了,其中最著名的一场就是沈阳队和重庆队的一场比赛,沈阳队就故意晚出场了几分钟,等其他几场比赛的结果都已经出来以后,在最后的几分钟,他进了两个球反败为胜,这样的话他保级成功,当时很多人都觉得这是一个假球,但是被姑息了。当时足协给了一个消极比赛这样的一个判断,而且进行一个罚款,这个事就了了。从此开始以后,这样的一个黑、赌,各种情况的话就越来越多。

向松祚:中国的足球比黑炭还要黑,怎么黑呢?官员黑、俱乐部黑、裁判黑、球员黑。官员怎么黑?俱乐部怎么黑?我们这次看到,这一次已经被公安带去协助调查,媒体的报道就有足协的官员,广东足协的官员,有俱乐部的老总,而且以前四川全兴的那个俱乐部的老总徐勇,他在有一次全国的甲A俱乐部的会上他公开在会上讲,说在座的各位,你们有谁敢站出来说,你们俱乐部没有制造过假球,有谁能站出来举手,没有一个人敢举手。

主持人:刚才我们说到了中国足球有多黑?那我在想,对于这个问题,有一位他特别有发言权,应该是报道了足球十几年的一位足球的资深记者,我们来连线李承鹏。现在我想问你一下,您能不能用最简练的话语告诉我们,中国的足球有多黑啊?

李承鹏:举一个例子来讲,从规模而言,做一场球基本要300万人民币吧,全年30轮比赛,肯定黑金收入好几亿啦,这可比上海“钓鱼执法”厉害多了,而且它参与的人,涉及企业,国企,私企,社会闲散人员,甚至还有政府官员,我指的不见得是足协官员,是政府背景的官员,而且它是有一张极其庞大的网络,很严密,它也不是打假球,打一个默契球,它也不是一个改比分,它是安排全年的比赛结果。

李承鹏:对。就是说你看的比赛,其实不是比赛,那是表演,而且是演技很差的表演,就很山寨。

主持人:对于警方的这一次行动大家都是一片叫好声,但是也有一种担心的声音,就是说如果这种行动它不能一抓到底,不能从根上清除这个毒瘤的话,反而它会产生一种对足坛的那种损伤和震荡,对于这种担心你怎么看?

向松祚:奥委会的秘书长魏纪中先生在去年奥运会刚结束的时候,他接受媒体专访,他就下个结论,中国的足球已经彻底失败了。为什么会失败?当然这个有很多原因,比如说体制方面等等原因,但是这个假球、假哨、黑球、赌球,我相信是非常重要的原因。我们算一个经济账,广东我们知道,广东的赌球据现在不完全的统计,广东一个省赌球的资金都超过200亿元,当然这个赌球不仅仅是赌中国的甲A,赌中国的球,还有赌世界各地的。

我们看到,现在足球是一个什么状况呢?就是赌球行业越来越兴旺,但是中国的足球行业越来越衰败,这样的状况必须把这个毒瘤坚决给我清除掉,让中国足球清零,清零以后,重新来。

刘戈:中国足球是市场化应该说走得最前的,是最全面的,但是这么十几年下来以后,你看是观众越来越少,成绩越来越差,这个市场规模越来越小,口碑越来越坏,一个失败接一个失败,所以没有司法的介入,光是把市场化搞好了,我觉得也没有用,只有司法的这样一个强力的介入,我觉得可能在中国足球的这样一个问题上,能够开出来一个药方。

主持人:现在这个抓赌正在整个足坛上形成一股前所未有的冲击波,两位对这个冲击波有什么样的预期?

向松祚:我的预期非常简单,就是要一查到底,除恶务尽,我相信这也是全国广大球迷的期待,就是千万不能再像以前一样的走过场,最后不了了之。这次不管是什么人,不管牵扯到多少人,都必须要依照法律的程序严惩。

刘戈:对。中国足球界的人士老经常说一句话,说足球是圆的,用这句话来解释那些匪夷所思的比赛,但是这一次的话,我们看司法的介入,让大家看一看,足球也可以是方的,我们见识一下方的足球以后,那么我们可能会在一定程度上影响这个产业的发展。

李承鹏:我觉得这次可能是中国有足球以来,打击力最大的一次,而且它没有让足协来牵头,估计我们知道,2002年、2006年足协有官员都担任了反黑组的副组长,就是相当于他又是裁判员,又是运动员,又是法官,又是当事人,本身搞不好。这次是公安部直接牵头,不要你足协的官员加入进去,至少现在没有,就是他已经会把它当成一个经济,重大的一个巨大的经济案件来立案了,所以说它不是足球界能左右的事,这一次我觉得打击力度会非常大,超过以往任何一次,我们业内的预计,应该有50个人以上吧,应该进到,用老百姓话说,进到局子里去,而且中间肯定有非常著名的球员或者教练,非常著名的。(商宗)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